点击返回协会首页|欢迎来到用户工作委员会网站,马上登录

长沙:从“工程机械之都”到“智能制造之城”

2022-08-29 09:10:18

  过去十年,“工程机械之都”长沙,经历了激荡人心的时光。

  长沙是全国的工程机械制造基地之一,有四家全球工程机械50强企业。2012年以来的十年里,长沙的工程机械行业逆境崛起,通过工程机械的智能化改造,从“制造”走向“智造”,形成了智能制造的长沙模式,角逐国际一流的工程机械“智造”中心。

  “工程机械之都”

  近十年来,长沙的建成区面积扩大了近7倍,经济总量过万亿,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过千亿,常住人口过千万,已跻身特大城市行列。城市发展的过程中,保持全国领先的长沙工程机械行业,稳步走向智能制造高点。

中联重科望城工业园高基部。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图

  “从2008年底看着(工程机械行业)起来,到2012年下去,再到2016年下半年开始起来,算是经历了全行业的几个周期。” 7月5日下午,在中联重科望城工业园的办公室里,中联重科高空作业机械公司总经理任会礼说。

  2008年,任会礼在华中科技大学博士毕业,在武汉工作三个月后,于当年11月25日加入中联重科。这一年,中联重科收购了意大利CIFA公司,成为世界领先的混凝土机械制造商。“中联有一个国家建设机械关键技术重点实验室,是行业第一家。科研和产业结合的工作方式更适合我,所以我来了。”任会礼说。

  作为山东人,任会礼对长沙的第一印象是:秀气。

山水洲城长沙。长沙晚报 图

  长沙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千百年来城市中心一直没有改变。湘江穿城而过,又坐拥久负盛名的岳麓山、橘子洲,长沙因此被称为“山水洲城”。

  在秀丽的城市风光下,长沙常出现各种现代化的重型机械,混凝土泵车、搅拌机、挖掘机、起重机、压路机、桩工机等等。除了如火如荼的城市建设需要,这些设备更多是从长沙发往全国甚至全球各地。

  据《长沙年鉴》数据,长沙工程机械行业主要生产12大类、100多个小类、400多个型号规格的产品,产品品种占全国工程机械品种的70%。

  在长沙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中,中联重科生产销售了全国最多的塔式起重机和环卫机械,全国第二多的汽车起重机,以及全球最多的搅拌车。总部位于长沙城东的三一集团,则销售了全国半数以上、全球第一多的混凝土泵车。

  2012年,三一收购了世界混凝土机械第一品牌——德国普茨迈斯特(简称大象)。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收购全球第一品牌100%股权。这一年,在亚洲品牌500强排行榜中,三一位居第36位,名列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第一。同年12月,三一董事长梁稳根第二次获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总部也在长沙城东的山河智能,其创始人、中南大学教授何清华通过独创发明静压桩机,也在工程机械行业取得领先地位。近年来,何清华带领他的“学生们”又自主研发了旋挖钻机、小型挖掘机等多种设备,并在现代凿岩设备、工业车辆、矿业装备等多个领域不断崛起。

  任会礼是在工程机械最黄金的时期进入该行业的。据《长沙年鉴》,长沙工程机械产业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尤其是2008年到2011年,保持了50%以上的增长速度。长沙是全国最大的工程机械生产基地。“工程机械之都”的称号,由此喊响。

  2012年时,长沙拥有工程机械规模企业112家,其中主机企业28家,配套件企业84家,并形成了以三一集团、中联重科、山河智能为龙头的制造群体,规模工业产值达1947亿元,居长沙四大优势产业之首。

  三大工程机械“领头羊”聚集创造的“机甲丛林”,又带动了一批工程机械及相关企业在长沙落户,比如中国铁建重工。

铁建重工生产的国产盾构机。铁建重工 图

  这家在中联泉塘工业园附近一口池塘奠基的地下装备机械企业, 2010年下线了首台自主研发的盾构机,并在长沙地铁的建设中大显身手。

  逆境重生

  经历一段时期快速发展后,工程机械行业也曾在2013年前后走入一段低谷期。至2015年,长沙工程机械产业以负增长5.5%完成规上产值1707亿元。

  “被打到地板上”的工程机械行业,难到什么程度?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曾回忆这次长达五年的低谷期:“每周日下午三点会召开例会,一开就是6-8个小时,有时不好的消息过来了,听不下去也得坚持听。”

  王义高是湖南省第九、第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曾任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等职,他经历了工程机械行业从低谷再次走向崛起的那几年。2022年7月1日,王义高告诉澎湃新闻,在工程机械行业低迷的那几年,长沙的其他产业在迅速崛起。例如汽车行业,长沙是全国首个具备完整车系制造能力的城市。截至2013年,长沙市共有规模以上汽车及其零部件企业99家,其中整车企业10户,零部件企业89户,其整车生产能力涵盖了轿车、轻中重载货汽车、越野车、专用车、客车、新能源汽车等6大类汽车产业集群。2013年共完成产值468.19亿元,同比增长70.6%,产量25.78万台,同比增长148.1%。

  此外,还有食品、新材料、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它们与机械工程一起,构成长沙工业“多点支撑”的格局。

  长沙的工程机械企业并未因此颓废,企业内部则趁势开展产品技术升级。

  “中国企业恰恰在这个低谷期,做了常规时期不太能做的事,那就是——加大研发。”任会礼说。

  2014年6月15日,在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的建设中,三一的超高压混凝土拖泵成功将混凝土泵送至620米高度,创造超高层混凝土泵送新的世界纪录。打破了普茨迈斯特在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创造的606米混凝土泵送纪录。2013年7月15日,中联重科自主研发并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全球最大水工混凝土搅拌机研制成功。次年,中联重科为中国第三代核电站吊装施工而研发的起重量达3200吨的履带式起重机,作为全球最大吨位履带式起重机,向全球销售。

  在2014年的企业年会中,詹纯新就说,“我们的确身处低谷,但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高峰。”这一年,中联重科正式启动产品4.0(技术、质量、成本、服务)工程,并不断推进型谱优化、模块化设计与智能化研究,打造精品,释放出强大的产品市场竞争力和生命力。

  智能制造

  “智能化就是让一个产品像人一样会思考,有大脑。”任会礼介绍,“比如一台混凝土搅拌车,我们做了数据化管控后,它的行驶路线,中间会不会(有人)偷油,料是否卸到了其他地方去,通过我们的物联网平台,客户在手机上全部能看得到。”

  智能化促进了产品的销售。“比如客户买了这台车后,现在状态是否租出,有没收到租金,每天工作多少小时,在哪出租率保持得比较好,我们的物联网平台能提供这些数据并提供预警,客户心里有底,也就能更好拓展他们的业务版图。”

三一的“18号厂房”。三一重工 图

  2014年,三一将名为“18号厂房”的长沙总装车间,建设成了当时亚洲最大的智能化制造车间。这个10万平方米的空间,更像是一个大型计算机系统加上传统的操作工具、大型生产设备的智慧体,每一次生产过程、每一次质量检测、每一个工人劳动量都记录在案,一小时即可下线一台泵车。

  为支持产业发展,长沙市政府积极从顶层设计做起,相继出台了《长沙智能制造三年(2015-2018年)行动计划》、《长沙市智能制造首台(套)产品认定及补贴实施细则》等一系列支持产业发展的政策,并成立长沙智能制造研究总院。

  在2016年6月公布的全国十大“互联网+”城市中,长沙互联网+总指数在全国351个城市中排名第九位;互联网+智慧城市分指数居全国第三位。

  这年9月,长沙举办了首届中国(长沙)智能制造峰会,主题正是“智造转型,湘约未来”。

  2017年,在长沙陆续出台振兴长沙工业实体经济的“工业30条”“人才新政22条”“1+4科技创新政策体系”等政策激励下,长沙工程机械产业在2017年谷底开始实现正增长。

  《长沙年鉴》显示,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深化,三家工程机械“领头羊”的海外销售额出现大幅度增长,2017年三一集团的全球销售额近60亿美元,同比增长67.4%。中联重科的全球销售额近38亿美元,同比增长25.3%。山河智能的全球销售额为6.26亿美元,同比增长109%。

位于长沙的全球规模最大的高端地下工程装备制造基地。铁建重工 图

  这一年6月,铁建重工自主研制的首台出口俄罗斯的盾构机顺利完成验收。次月,铁建重工占地面积1000亩、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高端地下工程装备制造基地,在长沙开工。是年,铁建重工实现工业总产值126.3亿元,首次登榜《中国工程机械》杂志2017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

  至此,长沙拥有的全球工程机械50强,从三家增加到四家。2017年,长沙市实现规模工业增加值3533.26亿元,总量赶超南京、杭州,位居全国省会城市第四;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8.5%,分别高于全国1.9个百分点、全省1.2个百分点,创3年内最好水平,完成工业投资2211.8亿元,增长6.7%。

  在2017年举办的第二届中国(长沙)智能制造峰会上,工信部副部长赞扬长沙智能制造工作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长沙模式”。

  “长沙模式”

  围绕“中国制造2025”,长沙市政府又出台了《长沙建设国家智能制造中心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提出将长沙打造为“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形成推进智能制造“长沙模式”。

  截止到2018年年底,长沙已拥有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和专项项目27个,仅居于北京、上海、重庆三个直辖市之后,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排第一,跻身全国“智造”第一梯队。

  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代表通道”上,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提出,面对工程机械和制造业数字化,集团“要么翻身,要么翻船”。为打赢这场战役,集团上下投入大量资源为“翻身战役”做准备。

  2019年7月,三一决定将位于长沙产业园的“18号厂房”打造成工程机械行业灯塔工厂的标杆。2020年10月,“18号厂房”实现了这些场景:一名工人凭借一台电脑可以为每个工位提供物料和零部件提取、配送;智能焊接机器人可以自动识别物料进行焊接;在智能化系统的指挥下,上百台机器人协同作战。

三一“18号厂房”的自动分解机器人。三一重工 图

  对于这场不惜血本的智能制造升级的效果,三一集团智能制造方案实施原负责人蒋庆彬介绍,三一集团2011年实现销售收入750亿元,当时有7万多员工,关键性设备达11000台;而2020年三一实现销售收入1368亿元,但员工总数只有3万多人,所使用的关键性设备只有8000多台。改造升级实现了“少人化”生产,产能翻一番,而厂房面积和生产周期都压缩了一半,产品故障率递减。

  即将完工的中联智慧产业城,也是千亿规模的高端装备智能制造典范。中联重科营销总公司副总经理史伟志表示,待车间全面竣工后,平均每6分钟即可下线一台挖掘机,年产能超5万台,年产值将突破300亿元。

世界最高高空作业平台正在工作。中联重科 图

  在2021年长沙全市奋力实施“三高四新”战略,全面推进高质量发展大会上,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吴桂英表示,要聚焦提升数字经济竞争力,加快推进数字经济布局,加快培育软件业和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加快推动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改造,打造一批数字产业集群。

  在2022年长沙“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郑建新表示,长沙工程机械集群在工信部首批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中胜出,长沙数字经济规模超3500亿元,综合排名全国城市第12位,入选国家区块链创新应用综合性试点城市。智能制造已成为长沙新的名片。未来五年长沙的目标很明确,即加快先进制造业领跑优势,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中心。

  “竞争产生活力。”在中联重科高机公司张贴着“销售冠军”、“生产之星”的楼道里,任会礼边走边说,“机械工程第一城应该是长沙,长沙有中联和三一,有四家全球50强,互相之间的竞争,使这座城市充满无限活力”。

  自2017年调到高机公司后,任会礼对高机的前景越来越看好。2019年,公司创新地将锂电池引入,一台高机设备运行时再也不用服务人员扛水桶加水,设备的免维护又降低了客户的运营成本,整个行业随之跟进。“随着城市的发展,我们将根据中国市场的需求创造越来越多的机械品种,比如高空玻璃幕墙的安装机械。在基础设施建完后,人们需要登高作业进行维护保养。”任会礼说。

联系我们

申请入会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
用户工作委员会

电话:0316-2311490

邮箱:anzhifang@bicm.cn

地址: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金光道61号

邮编:065000

友情链接